跳转到路径导航栏
跳转到正文内容

艺术园丁的成才之路

http://www.sina.com.cn  2005年06月17日 10:10  当代家庭教育报 

  处于“人才宝塔”顶部的博士为数不多,令人刮目相看;音乐专业的博士就更是屈指可数了。现任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、博士生导师的杜晓十教授就是一位培养高层次艺术人才的园丁。他多年来在音乐教育领域从事理论教学和科学研究工作,将自己的全部精力奉献于艺术教育,现为中国音乐家协会教育委员会委员、中国教育学会音乐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、全国高等师范院校理论作曲学会会长;他曾担任国家级重点项目——全国中小学音乐骨干教师培训(即“园丁工程”)主持人,1992年荣获“首届北京市高等学校优秀青年骨干教师”称号。

  日前记者采访了杜晓十教授,谈到自己的成长经历、成才之路,他感受最深的是:家长为自己“领对了路”是最重要的。这“领路”既有事业之路亦有为人之道,可概括为三个字——“严”、“勤”、“引”。

  严——自强自立做人,必须诚实

  杜晓十1953年生于北京,父亲是交通部的土木建筑工程师,母亲在人民解放军空军气象学院任教。

  父母对杜晓十的要求非常严格,尤其是在做人方面。首先,父母非常注重培养他的独立意识与劳动观念。在他上小学的时候,便开始学着自己做饭了。1962年,母亲所在的空军气象学院迁往南京,他便随同奶奶一起生活。上小学二年级之前,他每天都是在“大食堂”吃饭。从那时起,面对母亲不在身边。父亲工作忙的客观现实,他便跟着奶奶学做饭、干家务,这便自然而然地养成了劳动的习惯与自立的意识,为培养健康的人格打下了基础。

  有一件往事令杜晓十记忆犹新。那是在他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他因为贪玩,没能按老师的要求完成作业。当父亲问他时,他撒谎说:“老师没留作业”。当时,父亲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他可能在说谎,但当时却没有追问他。平日里,尽管他家离学校很远,但他都是自己步行去学校上课的;这一天,父亲却让他享受了一次“特殊待遇”——骑自行车带着他去学校——问问老师有没有作业。这个“特殊待遇”可真让杜晓十不好受了,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大梁上,他的内心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。快要到学校的时候,他终于向父亲讲出了实话。

  见他认错的态度还比较好,父亲并没有过于严厉地惩罚他,只是让他站在门外反省。这已经足够了,这一堂非常现实的“思想品德课”让他记住了这样一个基本的准则——做人必须要诚实!

  勤——苦读敬业家长以身作则

  父母不仅在做人方面对他严格要求,在学习方面更是不放松。或许这也正是知识分子家庭的特点吧,从小父母就告诉他,人一定要有学问,只有拥有足够的知识才能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人。为了学习,父母还特意找了个清静的地方作为他的“备考基地”。每天吃完晚饭以后,父亲总是同他一起到那间屋子里去做作业、做课外题。无论多晚,父亲都耐心地陪伴在他的身边,他们似乎有一个无言、无文的约定:不做完这些题谁也不去睡觉。如此“陪读”,在杜晓十幼小的心中播下了热爱知识的种子,他今日的学术成就便是这种子的果实。

  杜晓十还记得,小时候爸爸妈妈经常加班,有时很晚才回来。当时他的心中也有怨言:爸爸妈妈只顾忙他们“自己的事”,不管我了,真够狠心的。现在想来,父母当年那种负责的工作态度与敬业精神,虽然自己当时不能理解,但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,今天自己对事业的投入便是父母那分事业心的延续。

  引——让孩子远离动乱,靠近艺术

  父亲陪他苦读是为了考中学,但还没等到升学考试,“文化大革命”便开始了。杜晓十同所有的同龄孩子一样,中学时代是在那动乱的年代中度过的。

  在那是非颠倒的年月中,“搞运动”、“破四旧”、“大批判”成了学生们的主要生活内容,整整一代年轻人,就这样被扭曲了灵魂,远离了知识,被卷入了动乱的漩涡。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,杜晓十的父亲作为一名正直的知识分子,虽然对这种状况看不惯,但他既无力改变社会大环境,又不便发表自己的看法,因为那时谁要说上一句“不入流”的话便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。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跟着那些狂热的“红卫兵”去“造反”、去参与那些有违于道德与人性、危害社会的“革命行动”,父亲决定让杜晓十暂时离开北京——这个当年动乱漩涡的中心,到南京母亲的身边去。因为在部队的大院里情况会好得多。这看似消极的“躲避策略”,在当时已是防止孩子误入岐途的上策了。

  说到如何走上音乐之路,杜晓十说自己从小就喜欢音乐,是从吹口琴、吹笛子开始接触音乐的。对于孩子的这一爱好,父母并没有简单地将其视为仅仅是小孩子在“玩”,而是刻意地注意鼓励,保护他的这种爱好。无论是他在上幼儿园还是读小学,只要他在班里、校里有“演出”,爸爸妈妈每次都肯定会去当“观众”,这足以显现出家长的良苦用心了。

  1969年杜晓十“初中毕业”,那一年的毕业生全都去了“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”,他也不例外。在那里,他的音乐才华得以显露,在团里的文艺宣传队拉手风琴,与著名相声演员姜昆是同一个宣传队的队友。这段半专业的艺术生活,更加深了杜晓十的音乐情结。1970年,他给父母写信,说自己非常想买一架手风琴,希望家里能满足他的愿望。不久,父亲给他回信了。信中讲,自己当年小时候在河北丰宁老家生活,当时自己最大的愿望是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皮球,但由于家中太穷,连这个小小的愿望都无法满足。还讲,自己是靠学习成绩好考上了大学,并获得了奖学金,给家里省了不少钱。杜晓十见到这封信后立刻便失望了——完了,手风琴肯定是买不成了。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没过多久父亲又来信了:“等你回家探亲时买手风琴。”这让杜晓十大喜过望,在当时的经济条件下,一个家庭花几百元买手风琴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了,那几乎是父母一年的工薪收入啊!那年探亲他从家中背着自己的手风琴回到兵团,在战友们的中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待那几乎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兴奋感、满足感过后,杜晓十心中留下的是父母的深爱与厚望。他明白,这手风琴买得太不容易了;用北京老百姓的话说,那是父母“从牙缝中刮出来的”!为了支持自己对音乐的追求,父母宁愿自己过苦日子,什么话都不用说了。

  杜晓十说,这段“手风琴往事”是令他终生难忘的,这也是他人生旅程的一个最重要的转折点,集中体现了父母对自己的厚爱与引领。

声明:本文由著作权人授权新浪网独家发表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
网友评论

登录名: 密码: 匿名发表
Powered By Google

相关链接

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┊Copyright © 1996-2009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